• 手游发号
  • bbin平台官网
  • 页游焦点
  • 页游首页
  • 游戏政策
  • 热点聚焦
  • 《逆转裁判3》GBA完全剧情攻略(第4话下)

    2008-12-17 10:31:54来源:YXDOWN.COM游戏转载编辑:xl@52z.com评论(0)

    里子:”那不是赃车吗?“
    千寻:”是等候红绿灯时被抢走的,所以有钥匙。“
    里子:”那么..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谢谢请说明一下伤痕的事,无久井里子小姐!将尸体藏入汽车的不可能是尾并田!“
    里子:”哇!!“
    御剑:”她怎么可能藏尸体?她拍的照片说明了一切!藏尸时间只可能是案发时!她拍下了那一瞬间!”
    千寻:“未必吧?检查官先生。“
    御剑:”!“
    千寻:”不需要多解释。拍这张照片的未必是证人。”


    出示“照相机”


    千寻:“她的照相机也不寻常。有定时,有支架。就好像特意为这个准备的!”
    御剑:“那么辩护律师你是想说............案发时,证人并不在草地里?!“
    千寻:(既然有自动拍摄功能,那她当然就可能在别的地方。)”是的,她不在草地里。“
    法官:“恩。辩护方的话我觉得应该听听。”
    神乃木:“是啊。很重要呢。当时她到底在什么地方?还有.......她究竟是谁?“

     

    指出”被害人“


    千寻:”当然是这里!“
    法官:”那不是被害者和被告站着的地方吗?“
    法官:”肃静!!你究竟.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这样理解可以吗?被告和’被害者‘相遇后扭头就走。但是那样的话被害者就不可能在车内。也就是说尸体是别人放的。只有在被告和’被害者‘相遇前。“
    御剑:”不可能!被告和被害者确实相遇了!从现场来看,将被害者杀害后扔入车内的只有被告!“
    千寻:”你还不明白吗?拍这张照片的时候,被害者已经死了!这张照片上的不是美柳勇希!“
    御剑:”不可能!照你说的话,照片上的那个’被害者‘又是谁?“
    千寻:”还用说吗?当然就是那的证人!“
    法官:”啊!!!!!??”
    千寻:“只有这种可能了,尾并田碰到的不是美柳勇希!而是你!无久井里子!”
    里子:“我?”
    千寻:”案发当日,吾童山不断下着小雨,还有雾。所以尾并田才回把眼前的人当成美柳勇希!“
    御剑:”反对!被告认识美柳勇希!好歹是导致自己死刑的人。”
    千寻:“是五年前的是了吧?被告人早就忘了美柳勇希的长相了!“
    御剑:”不可能!证据呢?“


    出示”被害者的备忘录“


    千寻:”他确实忘了,所以才需要记号,这条围巾。"
    里子:“啊。”
    千寻:“围巾是照尾并田的意思准备的,被害折留下的备忘录可以做证。也就是说只要戴着那条围巾,就能轻易地扮作‘美柳勇希’!“
    里子:”!“
    千寻:”那么里子小姐,你怎么说?“
    里子:”哇!!(瘫倒)“
    法官:”里子小姐人呢?“
    御剑:”送到休息室了。“
    法官:”恩.......“
    千寻:(无久井里子犯下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,就是将尸体藏在后备箱内,然后自己跑到那假冒的照片里)
    神乃木:“那个小猫咪为什么要那样做呢?”
    千寻:“很明确!她才是真凶!”
    法官:“我们先等无久井里子恢复意识再审。辩护方和检察院方可以先回去休息一下。“
    千寻:”明白!“
    御剑:”收到........“
    法官:”那么审理暂停。“


    同日下午一点14分地方法院第四被告等候室

    尾并田:”哇!!!!!!“
    千寻:”啊对不起对不起!“
    尾并田:”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!“
    千寻:”还差1部,如果能证明她犯了罪的话。“
    神乃木:”那还立着堵墙呢。“
    千寻:”墙?“
    神乃木:”无久井里子为什么要将那个女警官杀害?“
    千寻:(动机...........)
    神乃木:”总之我们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。首先是那个无久井里子的情报。我们只知道她是文学系学生。还有..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什么?“
    神乃木:”当然是5年前的事件,让这位遭受死刑判决的诱拐杀人事件。“
    尾并田:”我什么都没做!我没有撒谎!“
    千寻:”那么尾并田先生,可以跟我们说说5年前的吗?“
    尾并田:”明白了,我相信你。5年来,我每天都梦到那件事。那张照片真是勾起了我的回忆......胧桥一点都没有变化。5年前让人感觉摇摇欲坠,现在同样是那付破落的样子。“
    千寻:”5年前是在这座桥上......“
    神乃木:”对方那边现在也摇摇欲坠呢。“
    尾并田:”我确实诱拐了少女,5年前,我的恋人,美柳ちなみ。“
    千寻:”恋恋恋人?!“
    神乃木:”等一下,美柳?“
    千寻:(和被害者同姓?)
    尾并田:“是美柳勇希的妹妹。”
    千寻:“什么?!(那个时候美柳勇希.....)她不是为了向挟持人质的人开枪,而是为了救自己妹妹。“
    尾并田:”不是!那个美柳勇希,她背叛了我们!“
    千寻:”背叛?”
    尾并田:“全部,全部都是演戏,那个诱拐。”
    千寻:“演戏?”
    尾并田:“她,美柳ちなみ,是我的天使。”
    千寻:(事到如今还有天使吗?)
    尾并田:“全照她的话做了。要是像ちなみ说的那样...........”
    千寻:(像美柳ちなみ说的那样?)”等一下,5年前的诱拐计划是?“
    尾并田:”我,ちなみ,勇希三人是同伙。“
    千寻:(勇希小姐!)
    尾并田:“ちなみ家是宝石商,好象有一块值钱的宝石。所以我和ちなみ就写威胁信给她的父亲,要求价值2亿的钻石。交货地点就在胧桥上。交货人就是美柳勇希。”
    神乃木:“确实警察作为同伙方便多了,你们3个就分赃了?”
    尾并田:“不!可是那个女人,美柳勇希!她动真格了!她朝我开了枪。我手臂中弹,ちなみ则自己跳进了吾童河.......”
    千寻:“跳进了吾童河?自己跳的?”
    尾并田:“我阻止不了!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她掉下去。”
    神乃木:“然后你就被判了死刑。”
    尾并田:“真不敢相信。那个女人居然背叛我们!”
    当时.......
    勇希:“她把我妹妹推入了河中,就在我眼前把她推到12米下的河里!”
    尾并田:”这5年来,我就是死,也想知道她要骗我!“
    神乃木:”然后你就把她叫了出来。“
    尾并田:”忘了她的长相了。所以叫她戴了围巾。没打算杀她,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背叛我们!为什么要做伪证!“
    千寻:(所以才想逃走......)
    神乃木:“抱歉,我喜欢刨根问底,那个钻石呢?还给伯父了?”
    尾并田:“不知道。当时放在ちなみ身上,后来她跳进了湍急的河流...........”
    千寻:(钻石小时了?等一下............)
    看守:”好了辩护律师,马上开庭了!“
    千寻:”还有一点,钻石和她一起消失?那美柳ちなみ的尸体呢?“
    尾并田:”尸体至今没有找到。“
    千寻:”没有找到?“
    尾并田:”ちなみ,我的天使.......”
    神乃木:“你的天使多大?”
    尾并田:“只有14岁。”
    千寻:“十,十四岁!(不是孩子吗?)”
    神乃木:“精心策划一出绑票案,然后抱着宝石消失。现在的天使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呢。”
    千寻:(就那样尾并田遭受死刑,那个她的天使也...........)
    神乃木:“好了小喵喵,时间到了。这下我们有武器了。”


    得到“钻石”

    神乃木:“别顾忌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这是我的信条。“

     

    同日下午1点49分地方法院第四法庭

    法官:”那么尾并田一案继续审理。证人!你没事吧?“
    里子:”是!我会加油的!“
    御剑:”我可以理解辩护律师要为委托人脱罪的心情。但是你把这个罪名加在没有关系的证人身上,实在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?“
    御剑:”证人和本案无关,只是偶尔在山中目击了事件!为什么她要杀害女警呢?“
    法官:”恩,确实没有动机!“
    千寻:(动机是其次的。)
    法官:“怎么样辩护人,你能立证吗?”
    千寻:“啊当然!”
    神乃木:“恩!所以小喵喵你作为律师应该能看出伪装的微笑。敢于撕破伪装。”
    千寻:“都什么时候了还.........”
    里子骸按笫澹茄新穑俊?br>法官:“小姐做什么都行。”
    里子:“那我做证了!我真的有嫌疑?那我就证明我的清白,只要大叔你一个人相信就行了!“
    法官:”恩!!“
    神乃木:”现在那个证人就是伪装。看她那灿烂的笑容!可是........“
    法官:”那么现在请证人发言。“


    证词~~证人自己~~

    里子:”我前天才回到这个国家。进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踏进过吾童山,我没有动机吧。那些都是被告为了报复5年前让自己坐牢的女警吧!“

    法官:”恩...不在这个国家。“
    御剑:”不可能有杀人动机吧!“
    千寻:(她确实和事件有关.......)


    询问第一句


    千寻:”那你在哪个国家?“
    里子:”我是归国子女。“
    御剑:”她在内战中失去了双亲,一个人回来的。“
    里子:”所以我没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.........”
    千寻:(离奇的身世啊。再详细问问?)


    [COLOR=red]选择2追问

    千寻:“那么证人请清楚回答到底在哪个国家?”
    御剑:“反对!不管她在哪个国家她都能说日语,这就不影响审理!重要的是她究竟和案件有关系吗?”
    里子:“我自幼在国外生活,不认识尾并田先生和美柳小姐。”
    御剑:“是的。”
    法官:“那么证人,这话我加进证词了?”
    里子:“当然可以!”


    追加证词
    里子:”我前天才回到这个国家。所以我不认识被害者和被告。进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踏进过吾童山,我没有动机吧。那些都是被告为了报复5年前让自己坐牢的女警吧!被告真是个残忍的人!”


    追问第五句“那些都是被告为了报复5年前让自己坐牢的女警吧!”


    千寻:“报复?”
    里子:“那个被害者不是让被告坐牢,判死刑了吗?”
    御剑:“那是被告撒谎!是他自己罪有应得。”
    千寻:“反对!尾并田他5年前并没有认罪!”
    里子:“被告人也真健忘。” 
    千寻:”!“
    里子:“真傻,连刑警的样子都忘了。”
    千寻:“怎么说?”
    里子:“被告不是忘了被害者的长相了吗?”
    千寻:(确实尾并田忘了她的长相。)


    选择2追问


    千寻:”忘了被害者的长相?“
    里子:”只有做好记号才能认出她吧。“
    御剑:”确实被害者以围巾作为记号。“
    里子:”如果那天戴的是白围巾,我不也要被他袭击了吗?“
    法官:”确实不能原谅!“
    千寻:(把尾并田越说越坏了。)

     

    选择1加进证词


    千寻:“法官大人!证人现在说的话非常重要!请加进证词!“
    御剑:”检察院悉听尊便。被告一看就是危险人物。”
    千寻:“不是那样的。”

     

    追加证词
    里子:”我前天才回到这个国家。所以我不认识被害者和被告。进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踏进过吾童山,我没有动机吧。那些都是被告为了报复5年前让自己坐牢的女警吧!幸好我没戴白色围巾。被告真是个残忍的人!”

     

    质问第六句“幸好我没戴白色围巾”,出示“被害人的备忘录”


    千寻:“尾并田先生确实让美柳勇希那样做。被害者的备忘录上写着‘准备白色的围巾’?”
    法官:“那怎么?”
    千寻:“没怎么!事情很清楚了!为什么证人会知道那备忘录的内容?!”
    (哗然)
    法官:“肃静!确实有一点点不合常理。”御剑检查官,难道证人看过证物?“
    御剑:”那当然是不允许的。“
    千寻:”那么她是怎么知道的?!“
    里子:”请等一下!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备忘录。我只是在现场看到。被害者与被告相遇时戴着大概是被告要求的围巾,所以我以为白围巾是记号。”
    法官:“恩!有道理!”
    千寻:“证人!你的话行不通哟!”
    里子:“为什么?我确实看到了!”


    出示“围巾”


    千寻:“刚才你说了好几遍了,被害者戴的围巾是白色的。”
    里子:“是的,怎么了?”
    千寻:“这个你怎么解释?这是被害者的围巾,不管你认为它是什么颜色的,决不可能是白色!你那样说只因为你看过备忘录!”
    御剑:“啊!”
    千寻:“你以为一定是白色作为记号吧!”
    里子:“呜!”
    千寻:“怎么样证人?!”
    里子:“哇!“
    (哗然)
    法官:”肃静!怎么样,御剑检查官??br>御剑:”这是不可能向外部泄露的证据!“
    千寻:”但是这个证人知道内容!知道内容的只有.......说这些话的尾并田美散和被害者美柳勇希........还有一个人。”
    法官:“还有一个人?”
    神乃木:“本来不可能出现的人。你也发现了吗?小喵喵。”
    千寻:“那个第三人就是.........”


    指出“美柳ちなみ”

    千寻:“就是这个人。美柳ちなみ。”
    法官:“美柳ちなみ?没听过。”
    千寻:“看这个备忘录的PS上面说‘这次请务必转达ちなみ.......’(注:ちなみ是人名“千奈美”,而‘ちなみに’是个连词,这里编剧故意用了个障眼法分散玩家注意。)”
    御剑:“别把那个孩子,那个死者牵进来啊。”
    法官:“死者?”
    御剑:“美柳ちなみ是被害者美柳勇希的妹妹,5年前的事件中身亡。”
    法官:“5年前的事件?啊难道是.........”
    御剑:“就是被告尾并田犯的那起诱拐杀人案。”
    (哗然)
    千寻:“反对!真的是‘杀人’吗?”
    御剑:“?”
    千寻,确实那个‘美柳ちなみ’是死了,5年前她掉进了湍急的吾童河。但是关键是尸体并没有找到!“
    御剑:”反对!5年前已经确认死亡了!法律上,美柳ちなみ已经是死者!“
    千寻:”反对!尸体没有找到5年前她是14岁,如果活着,现在是19岁。无久井小姐,和你同岁呢。”
    御剑:“难道你想说证人..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就是那样!辩护方有意见!现在站在证人席上的,就是5年前诱拐案的关键人物,美柳ちなみ!!!!!!!!!!!!!!!“
    法官:”什么?!!!!!!!!!!!!!!“
    (哗然)
    神乃木:“哎哟喂,火灾现场又引爆了炸弹。”
    千寻:(我知道揭露她的真实身份势必引起骚动)
    法官:”证人!你究竟是谁?!“
    里子:”我是...........“
    御剑:”证人,你必须说。“
    里子:”我明白了。“
    法官:”御剑检查官?“
    御剑:”让她说吧。辩护方这样提出的确很惊人。检察院也不想为难自己。证人如果不表清身份,我也没办法准允。“
    千寻:”什么?“
    神乃木:”那小子一开始就知道那女的。“
    千寻:”什么?怎么办?“
    神乃木:”重要的是证词,仔细听吧。“
    御剑:”我说吧。她确实是美柳ちなみ。“
    法官:”但是她不是死了吗?“
    御剑:”我们也那样想。但是.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5年来为什么隐姓埋名?!“
    御剑:”这和本案无关吧?她只是恰好目击。“
    千寻:”这不是恰好吧!5年来她凭着‘被害者’的身份,然后这次她又在杀人现场。“
    御剑:”又来了。你是想为被告脱罪,她确实是无罪的...........“
    千寻:”什么?“
    御剑:”请设身处地想想,5年前她遭到诱拐,有着痛苦的过去。同时她又是死者的妹妹,她何故将自己优秀的姐姐杀害。“
    (哗然)
    法官:”那么辩护律师请证明,这个我见犹怜的证人杀害姐姐的理由!“
    神乃木:”辩护方请求提出理由!!!!!!!!!!!“
    (默然)
    千寻:”啊不是我!是这个喝咖啡的信口说的!“
    御剑:“好了!别再含血喷人了!
    神乃木:”你觉得现在是个难关吧?“
    千寻:”当然!“
    神乃木:”不,是一决胜负的时刻。是难关还是机会?全看你了。“
    千寻:(看我了?)
    御剑:”啊年轻人终于要暴走了吗?“
    千寻:(你不也是年轻人吗?)
    法官:“那么,她杀害姐姐的动机是什么?”


    出示“被害者的备忘录”

    千寻:“一切要追溯到尾并田的越狱。这张东西是死者记录的电话内容的。请看PS部分‘这次务必转达ちなみ.........这次要公布于众。‘。她说要公布于众。“
    法官:”啊?公布?。“
    千寻:”美柳ちなみ和被害者之间有天大的秘密!所以她才要杀害姐姐!灭口!“
    御剑:”够了,谁也不能相信的。你说什么’天大的秘密‘?证据呢?“
    神乃木:”美柳勇希,美柳ちなみ和尾并田美散之间有天大的秘密。“
    千寻:”辩护方要求做证词!“
    法官:”什么?’
    千寻:“5年前的诱拐事件的答案,那个天大的秘密!!”
    法官:“明白了,虽然是痛苦的回忆,但是.........证人,可以吗?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可以。”
    千寻:(美柳ちなみ小姐,你笑得可真甜啊。但是,这是你最后的微笑!)


    证词~~5年前的事~~
    美柳ちなみ:”5年前,我被尾并田诱拐。由姐姐交付赎金,那块钻石。交货完毕后,姐姐朝他手腕上开了枪。他脑羞成怒把我推进河。我虽然是美柳家的小姐,生活却很不如意........”


    法官:“恩!!!”
    御剑:“诱拐事件给了她巨大的创伤。姐姐给了她第二次人生,为什么还要将姐姐杀害?!“
    法官:”辩护律师。“
    千寻:”在。“
    法官:”你听到了吧,证人受过巨大的创伤。所以你问话的时候小心语气。”
    千寻:”!“
    神乃木:“不好办了,我们只有一件武器,不是决定性的。这个我们都知道。5年前的诱拐是做戏。”
    千寻:(也就是尾并田说的...........)


    质问第四句,出示“胧桥的平面图”


    千寻:“尾并田将你推入河里.........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但是把我推进河的,确实是尾并田。”
    千寻:“怎么拉?好象我说错什么似的。不可能就是不可能。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不可能?”
    千寻:“你想想事件的舞台是胧桥,5年前和现在没什么变化。如果照你所说是推进河的话,请看,背后是岩石,而不是河。如果你不是掉进河而是撞到岩石,那真的是必死无疑。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!”
    千寻:“明白了吗美柳ちなみ小姐。尾并田是不可能把你推下去的!“
    美柳ちなみ:”呀!!!!!“
    御剑:”反对!已经是5年前的事了!吾童河的水位不会上涨吗?“
    千寻:”那个净空高度是12米。不管怎么涨都是一样的。“
    法官:”啊确实!不可能把她推下去的!小姐!怎么回事?“
    美柳ちなみ:”这个.......我............“
    御剑:”等一下!虽然证人说了是被推下去,但是她并没有说推下去的地点。如果被击中右腕的被告,恼羞成怒,把证人从桥旁边推了下去的话........“
    法官:”确实。旁边是吾童河。证人,你对御剑检查官的说明怎么看?“
    美柳ちなみ:”........我想起来了,当时确实从旁边推我下去的。“
    (哗然)
    御剑:”怎么样?律师小姐?你的攻击到这就不行了吧?“
    千寻:(不行千寻,不能前功尽弃!)”很遗憾,攻击才刚刚开始!你的说明是这样的吧:’被击中右腕的被告恼羞成怒‘,然后把证人从桥旁边推落?但那是不可能的!“

     

    出示”目击照片“

    千寻:”法官大人,答案就在这张照片上。胧桥的2边都有护栏,大约1.5米高,足以保护人了。怎么可能从那里掉下去!”
    御剑:“请考虑被告的体格!如果是他的话就没问题,他完全可以把14岁的少女抱起扔下!”
    千寻:“检查官先生,你忘了吗?尾并田他,右腕中弹。更重要的是勇希小姐在很近的距离用枪指着他。”
    御剑:“啊!”
    千寻:“他不可能将证人扔进河!!!!!”
    御剑:“哇!!!!!”
    (哗然)
    法官:“肃静!究竟怎么回事?”
    千寻:“美柳ちなみ小姐,你是自己跳进河的!!!”
    法官:“什么?!!!!!!!!!”
    (哗然)
    御剑:“反对!!说什么呐?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姐姐用枪保护我。我跳进那样的河是自杀行为!” 千寻:“就算那样你还是跳了!一定是有在湍急的水流中游泳的自信!证人跳下去是有理由的!
    御剑:”那究竟是什么?“



    出示“钻石”

    千寻:“5年前和美柳ちなみ一起失踪的还有1样,就是作为赎金的价值2亿的钻石。”
    御剑:“哇!!!!!!难道?”
    千寻:“这一开始就是计划好的,2亿元的赎金都被独吞了。她和尾并田合力上演了诱拐的戏。最后她背叛了他,纵身跳入湍急的河流。将赎金藏在了背包里。”
    御剑:“啊???!”
    (哗然)
    御剑:”可4年前证人才14岁。她怎么可能实施那样恶魔般的计划?”
    千寻:“证人就是恶魔。被这恶魔引诱的还有一个人,就是她姐姐。“
    法官:”被害人吗?“
    御剑:“你是想说作为刑警的美柳勇希配合证人犯罪?”
    千寻:“正是!5年来她一定很后悔。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。”
    法官:“哪件事?”
    千寻:“案发当天,死者接到电话后和美柳ちなみ联系过,然后告诉她自己的决定。”
    御剑:“就是’公布于众‘?”
    千寻:“这个就让勇希招来了杀身之祸。你,美柳ちなみ又再一次策划了恶魔的计划!为了将5年前的同伙灭口!你杀了你姐姐!!!!!!!!!!!!!!’

    (震惊)


    美柳ちなみ:“哼!”(傲慢状)
    法官:“这个究竟是谁?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很遗憾,那很可笑。”
    法官:“证人?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绫里千寻,你真的很会开玩笑呢。居然说出那样卑鄙的话。(变回小鸟伊人)证据呢?”
    千寻:“证据?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我和死囚,女警联手的证据。一定要证据的吧?”
    千寻:“这个.......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啊对了还有你说的2亿元的钻石,至少你要拿出证据。”
    法官:“辩护人,怎么样?”
    千寻:“........没有。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那你说什么蠢话呢?”
    千寻:(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一切。5年前的事,和她杀害姐姐的事。)
    法官:”我有结论了,虽然证人的态度有点问题,但驳回辩护人的指控。“
    美柳ちなみ:”那是当然的。“
    千寻:(就这样结束了吗?碰到这样的人,我确实无话可说。)
    神乃木:“没有证据的话审判就要结束了。怎么样?小喵喵。规则是你自己定的。没有证据,还有证词。说她杀害姐姐,冒充姐姐的人是你,你可以拿出证人。?br>千寻:“是啊。”
    神乃木:“只有一个人了。”


    选择“尾并田美散”

    千寻:“辩护方要求传新的证人!!!”
    法官:“证人?”
    千寻:“尾并田。他的证词很重要。”
    御剑:“被告?”
    千寻:“他是当事人对吧?疑点的关键就是:照片上的人究竟是美柳勇希,还是妹妹美柳ちなみ?这个只有在场的被告能证明。“
    (哗然)
    法官:”怎么样检查官?“
    御剑:”好吧,检察院没有异议。“
    法官:”那么看守,带被告到证人席。“
    千寻:(尾并田先生,这是最后的手段了。只有你能证明美柳ちなみ有罪。)
    法官:”事情都听明白了吗?被告。“
    尾并田:”恩,我真不敢相信。ちなみ死了!5年前勇希背叛了我。“
    千寻:”我不知道5年前她对你说了什么,但是她还活着,还利用你得到2亿元!“
    尾并田:”这一切是假的吧.........“
    法官:”被告,问题只有1个,2天前你在胧桥上遇到的,究竟是?美柳勇希,还是美柳ちなみ。”
    尾并田:“ちなみ会背叛我吗?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美散。”
    尾并田:“你........ちなみ!你真的还活着!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你怀疑我?那也没办法。”
    尾并田:“告诉我真相!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我没什么好说的,你心知肚明。”
    尾并田:“!”
    美柳ちなみ:“有一点是很清楚的。我的命运掌握在你手里。”
    尾并田:“ちなみ............”
    法官:“那么证词开始。”只此一次,最后的证词!“
    尾并田:”哇!!!!!!!!!‘
    法官:“哇!!!对不起。”
    神乃木:“没办法,给他杯咖啡吧,让他一吐而快。比地狱还要黑的黑咖啡。”



    证词~~尾并田看到的人~~

    尾并田:“那天4点我在胧桥那下了车。她没有到。我就在桥上等。尸体什么的根本没人放进去!不久那个女人终于来了,站在我面前。我们说了会话,就那样道别了。是....是勇希!不是ちなみ!”




    千寻:“尾并田先生!你还袒护她吗?”
    御剑:“够了。最后的证词很爽快。”
    法官:“那么开始询问吧,”
    千寻:(尾并田先生,这样你会被判有罪的!!“
    神乃木:”你阻止不了的,如果他还鬼迷心窍。“


    质问第二句,出示”目击照片“

    千寻:”你说到胧桥的时候她还没到?那你就在桥上等了?”
    尾并田:“恩........是的。”
    千寻:“肯定吗?尾并田先生?”你在撒谎。“
    尾并田:”哇。“(咬铁球...........撞到鼻子)
    御剑:”那就让我听听。“
    千寻:”谁先来桥上的,这张照片很清楚。先来的人会站在桥的里侧吧?“
    御剑:”那不是被害者吗?’
    千寻:“那就是说尾并田先生你是在她之后到的。别硬撑了,说真相吧。”
    尾并田:“确实是4点没错,我去过别的地方。”
    千寻:“?”
    法官:“不是桥吗?”
    尾并田:“从桥走15分钟有一座古寺。5年前我和ちなみ在那约会过,我们弄了个表明不会相互背叛的信物。我去拿那个”
    千寻:“信物?”
    尾并田:“这个,太重要了,所以我去拿那个。”
    法官:“小小的好漂亮。里面似乎是空心的。”
    千寻:“那么法官大人,被告4点到之后,曾离开过车子。古寺到桥往返要30分钟。只要有这段时间,美柳ちなみ就能藏尸体了!”
    御剑:“哇!!!!!!!!!!!”
    法官:“的确。”时间充分。“
    千寻:(终于到最后了。)“尾并田先生,没错吧?”
    尾并田:“..............(鲜血从嘴角渗出)”
    千寻:“尾并田先生!”
    尾并田:“确实够了............老师。”
    法官:“我们5年前约定的,谁先背叛感情,就喝下这个里面的东西。”
    御剑:“!!!!!法官大人,请马上休庭!!”
    尾并田:“我没有遵守诺言............”所以我喝下了这个。“
    千寻:”再有一点就够了!你就能无罪了!“
    尾并田:”我没有自信无罪...........ちなみ会再死一次吧。“
    千寻:”尾并田先生!“
    尾并田:”谢谢........老师.........还有咖啡先生........“

    千寻:”初次审判就这样结束了,没输...........也没赢............它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创伤..........那个检查官一定也是的吧。那个美柳ちなみ就那样微笑地从法庭.........”

    神乃木:“不能原谅!真相就摆在眼前,却不能抓住她......“
    千寻:”是我害了尾并田..............555555。“
    神乃木:”别哭,喝杯咖啡吧。“
    千寻:”我还是太勉强了。“
    神乃木:”千寻,你不知道吗?现在不是我哭的时候。男人一哭就全完了。”
    千寻:“神乃木前辈......................那个案件...........就算时间都褪色了我也难以忘怀........


    成步堂:“1年后就是我的案子。那次美柳ちなみ才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那时她仍带着甜美的笑。一切都结束了。然而我却直到5年后才知道真相...................


    第四话 完 

    GBA中文游戏大全:
    http://www.yxdown.com/SoftList/Catalog_373_SoftTime_Desc_1.html